1

  那年我十二岁,我妈是后妈。年轻有漂亮,她在她家排第三,上有两接下有两妹,还未婚。由于我身提不好,所以叫她家的姐妹门来我家照顾我。我爸早早就出走了,家里就只有我和她们姐妹。两姐大姐叫可玉。二接姐叫可艳,四妹叫小月五妹叫小雪。她们有着漂亮的长发,迷人的身材,丰满,喜欢穿短裙及长丝袜。有一天,她们出去了,我上卫生间,就看到一大盆的花花衣服,我忽然拿起一条花丝边的三角裤,一股香味突然从我手上传来,我人不住翻开贴近她们阴部的部位,有些发黄。我拿着靠近鼻子,另一股骚骚的气味传来,我不知道是妈妈的还是谁的。我人不住有把内裤捂住我的鼻子,用力一吸,一股不知的骚味钻进我的鼻孔,流进我的肺部。我忽然听到后面有响声,转身一看,是妈妈。她正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我,我不知所措,妈妈一身短裙套装,正冷冷的看者我,冷笑说‘你拿着小月的内裤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没等我的解释,妈妈一把抓住我手上的内裤‘平时不好好管教你,每想到你竟然有这蓄好,喜欢闻女人的内裤,那好,就给你闻个够。’说着把小月的内裤卷成一团,捏开我的嘴把内裤塞进我的嘴里。‘呜呜’我想解释,可是妈妈不给。她自顾的从一堆衣物里拿出两条丝袜及两条黑色的内裤,用丝袜把我的双手绑起来,拿一条内裤有塞进我的嘴里,另一条翻开底部折成方块捂住我的鼻子,在把丝袜在我头上绑起来,把我头上的内裤固定住。‘你喜欢闻,就让你闻个够,哼’说着把我推到在卫生间的地上。因为手脚被绑,所以疼得想叫,可是被妈妈她们的内裤塞住了嘴,叫不出来。‘呜呜,呼呼’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不得已,我把妈妈阿姨她们的内裤骚味吸进我的肺部,混合着酸味汗味,还有粘粘的液体。突然妈妈走到我头上来,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跨过我的头两边。我睁开眼就看到妈妈短裙里的一抹白色的内裤。妈妈说‘小畜生,阿姨们的内裤味道怎么样?香么?好闻么?看你闻得这么起劲,妈妈再给你加点料哦,’说完也不顾我的反对,妈妈把裙子掀开,褪下她那白色的内裤,。我眼前一黑,原来被妈妈坐到了我脸上来了,我顿是呼吸困难正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面部温温湿湿的,伴着骚骚的尿骚味一下子把我面上阿姨们的内裤淋得湿湿的,并且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我的嘴里。原来是妈妈坐在我的脸上拉尿。妈妈尿完后,把她阴部在我的面上来回擦了一下,穿上内裤站了起来,又从一堆脏衣物里拿出一件紫色的蕾丝睡裤张开把我的头套在睡裤里面,还那一条浅绿色的牛仔裤张开又套住我的头,然后把裤链拉上,把两条裤脚绕着我的脖子圈了两圈在后脑紧紧的系住,不让我的头甩得掉头上的脏衣物。说;‘哼,你想闻那就多闻闻吧,我和阿姨们的味道不错,你慢慢尝尝’。她走出了卫生间并把门关上。剩下我躺在冰冷的卫生间地上不停的吸闻阿姨们内裤的骚味和妈妈的尿骚味。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近来两个妖艳的女子。我听到妈妈说;‘这小畜生缺管教,以后我们姐妹慢慢调教他,有得他享受了,他就喜欢女人下体骚味儿。’‘他行么?我们可是有五人呢。用尿都可以淹死他了’,是小月阿姨的声音。只听她说;‘那我们就把他当成我们女人的性用具,只要他的头用来满足我们就行了,还当我们的便盆才行。帮我们用他的口清洁我们的下体,舔脚。他不是喜欢闻女人的下体味儿么?那以后就给他闻个够得了。’我怎么也想不到美丽娇艳的小月阿姨会说出这种话出来。只希望妈妈看在自己是她的儿子份上能帮帮我一把。谁知道妈妈却说;‘他是我的儿子,要喝尿要吃屎,要舔下体阴道和脚,我得先来。我们先把他弄进房里再说吧!’我听得目瞪口呆。用力摇头表示抗议。妈妈她们却不管。我被她们抬起来,由于妈妈她们都穿着短裙,妈妈把我的头塞进她的跨下,再用她的短裙把我的头裹住,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头不给我的头动弹,双手托住我的上身,小月阿姨抬起我的脚,就这样走出了卫生间进了妈妈的房间,妈妈松开了我头上的裤子丝袜内裤和我嘴里的两条内裤,妈妈看到我已经晕了过去。说道;‘真麻烦,小月帮他做一下人工呼吸,用你下面的小屁眼’。小月阿姨一点也不客气,走到我头边,掀开裙子,脱下她的内裤,在从内裤里拿出一条已湿漉漉的卫生巾。她把她的卫生巾展开,捂住我的鼻子,再把地上的一条丝袜套过来在我的头上绕了两圈在我的后脑打了个结,让她的卫生巾能牢牢的捂住我的鼻子不能让我有半点呼吸。然后撬开我的嘴巴,用她的屁眼对准我的嘴坐下来,过了一会儿,下月阿姨脸红了,“噗”的一声,放了一个闷气,这气体一下冲开了我的喉道,流进我的肺里。妈妈看见后脱着鞋光着脚使劲的踩着我的肚子。我迷糊的醒了过来,想吸气,发现鼻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用嘴,有觉得被什么东西压在头上,也呼吸不了“噗”的一声,感觉又有一股气体流进我的肺里。睁开眼,看见一个雪白的臀部,紧紧的坐压在我的脸上,,她那黑色的裙子盖住了我的头,我不知道她是谁,小月阿姨知道我醒了,和我妈妈打了个手势,妈妈会意。说“小畜生,给你个机会,说说谁坐在你的头上,猜对了就让你恢复正常呼吸,错了就等着受罪吧。”感觉不出来,只好说:不知道。“想被罚是吧,那好,肚子饿了是不是?张大嘴。”是小月阿姨的声音,我不由的张大了嘴,一条又大又黄的屎从雪白的臀部挤了出来在落进我的嘴里,又粘又臭又苦的气味充满了我的口腔。“含在嘴里,不许咽下,也不许吐出来。”小月阿姨娇叱的说。我忽然眼前一亮。小月阿姨站了起来找来纸巾,擦了擦她的阴部的经血和屁眼废弃物。展开出来,看了一下,然后盖在我的脸上。“好好的享受阿姨给你的味道,很香的哦。”我感觉嘴里鼻子里都是腥臊的味道,那是阿姨的味道,妈妈的尿还没有清除净。现在又来了一次更臭的,我感觉不出什么味道了,嘴里一边含着小月阿姨的屎,一边用嘴慢慢的呼吸,不至于窒息。小月阿姨向妈妈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过了一会儿。妈妈说可以把你嘴里的东西吃下去了。我艰难的咽下阿姨的黄金。妈妈又跨上我的头。“来,小畜生,妈妈给你一点圣水嗉口,张大嘴。”说着褪下内裤,掀起我脸上的纸巾。我呻吟的说“妈妈,你饶了我吧!”妈妈叱道“别废话,张大嘴,接受妈妈的尿。”我只好张大嘴,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冲进我的嘴里,我一滴不漏的喝进我的肚子里。完后,妈妈说“快用舌头帮妈妈清理妈妈的阴道,快点。”我伸出舌头帮妈妈舔了她的阴部。一会儿妈妈才站起来,揭开我头上的丝袜和小月阿姨的卫生巾,她拿着小月的卫生巾对我说;“着是你小月阿姨的卫生巾,有很香的味道,是她从她柔软的臀部里和小穴里流出来的水水,乖乖的张嘴,用你的嘴把卫生巾里面的液体吸干净,有很好吃的淫水、尿水和经血哦,你好好的品尝吧。”说着把卫生巾塞进我的嘴里,又把一条丝袜在我的嘴头上绕两圈,不让我把小月阿姨的卫生巾吐出来。看到妈妈和小月阿姨在那里聊天打电话。我只好用嘴把小月阿姨的卫生巾里的液体吃进肚子里,粘粘的腥腥的。想到这是小月阿姨下体里流出来的脏东西,我有点恶心。不过又无法吐出来,忍着一点点的吃了下去。过了很久,外面传来脚步声,几个二十左右的漂亮女子走了近来。是阿姨她们,玉阿姨走了过来,说;“哦,着是我们的小山啊?怎么了?嘴里吃的是什么东西?好吃吗?等下我们还有更好吃的东西给你吃呢,咯咯……”玉阿姨笑着说。小月说;“我让他在吃我哦的卫生巾,他喜欢吃就给他吃喽。”我听到了直摇头抗议,可是她们不理会我,小雪说;“真的么?》我也来了例假等下再给他吃我的。小山,你说好不好?”说着用玉手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我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妈妈在卫生间里给脱了。小月和艳阿姨把我抬起来放在长沙发上躺着。艳阿姨说“真累,今天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湿的,下面热热的,内裤也粘粘的湿透了,”小月说“那是香汗淋淋,不信你跨过去给小山闻闻看,”艳阿姨说“小山,你要闻闻阿姨的屁股么?好香好刺激的。你不信么?那就来闻闻。”说着把我脸上嘴里的脏物拿了出来。我吓得直摇头.阿姨把长裤脱下,走到我的头边,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跨过我的头,她有手把我的头按在沙发上,一屁股就坐在我的脸上了,淡淡的香骚味在我的脸上蔓延。我大口的呼吸她下体的味道,忽然艳阿姨用她的阴部狠狠的压住我的嘴,一股骚骚的尿液流了出来,灌进了我的嘴里。我想摇头抗拒,可是艳姨把她的大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不让我晃动,我只能大口大口的喝着艳阿姨的尿水,隔着她的内裤边喝边闻。她尿完后,又把阴部在我的脸上磨来磨去,最后,把她的臀部又狠狠的压在我的脸上,把屁眼对着我的嘴,叫我张开口,然后“噗”的一声,一股浓臭味的气息从我的嘴里直灌而入,“小山,别动,快闻闻阿姨的屁香么?你要好好的闻啊。”妈妈和几个阿姨都娇笑起来。最后是妈妈和几个阿姨都坐在我的脸上轮流拉尿放屁给我吃给我闻,我忍受不住她们臀部的压力,最后晕了过去。一阵尿液淋在我的脸上,我醒了过来,原来是小月阿姨蹲在我的头上往我的脸上撒了尿。见我醒了,小月阿姨把她的嫩穴压在我嘴上,说“帮阿姨把阴部舔干净了,快点。”我连忙伸出舌头帮她把她的下体两片阴唇舔来舔去,。好不容易她站了起来,小月阿姨走了过来,从她的黑色内裤里拿出一张湿漉漉的卫生巾,说“刚才脱裤子的时候我的卫生巾还没有丢呢,你看,阿姨对你有多好,快,张开嘴,阿姨让你吃吃我的卫生巾,你要把上面的经血和尿液淫水吃干净哦,知道么?”说着不管我同不同意,把她的卫生巾塞进我的嘴里,然后又吐了一大口水进来,我快要崩溃了,原来阿姨们如此的淫荡,把我当作她们的秽弃物罐用。到了晚上,阿姨和妈妈又回来了,妈妈走到我身边来,看着我嘴里还塞着小雪阿姨的卫生巾就笑了,“看你吃小雪阿姨的经血这么有味,想必味道不错了,今晚上再给你尝尝另一种味道。”说着把我嘴里的丝袜和发白的卫生巾拿了出来,解开我手上的丝袜,叫我去达一盆水来,我忙着去打了一盆水来,只见阿姨们各个都脱了鞋子,只穿袜子颜色不一,艳阿姨说;”来我这里,闻闻我袜子看臭不臭,快些,顺便用你嘴把我袜子脱了。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艳阿姨可不管我答不答应,把我的头拉过来,按在她脚下,然后双脚紧紧的踩住我的脸,我顿时闻到一股浓浓的脚气酸臭味,”好闻么?我袜子穿了一整天了,有点味道是应该的,好了么?闻够了就帮我脱下袜子吧。“艳阿姨说。我只好用嘴咬住她的袜尖,慢慢的褪下她的白色棉袜子。艳阿姨又说,把一只含在嘴里,再拿水盆过来,我要洗脚“啊连忙把一只袜子含在嘴里把水盆拿来给她放在她脚下,。艳阿姨洗完后轮到可玉阿姨,她让我把她的长筒袜子脱了,然后不等我反映过来,直接抓住我的头发,把她的一只臭长筒袜硬塞进我的嘴里,再洗脚,然后再到小月阿姨,在到小雪阿姨,最后到妈妈的肉色长筒袜也塞进了我的嘴里,直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水是她们轮流洗脚的,到了妈妈洗完后,水又脏又黑又臭。散发出一股未出来,。小雪阿姨说;”来,把我们的洗脚水给喝了。“我看了那水,直恶心,摇摇头。妈妈她们看了打个手势。然后阿姨们马上扑上来,把我仰面按在地上,妈妈坐在我双腿上小雪阿姨和小月阿姨两人压住我的双手,艳阿姨则跪坐在我头上,把我的头压在地上,用她雪白的大腿夹住我的头,不让我转动。然后艳阿姨拿着那盆洗脚水过来,对我说;“小子,竟敢敬酒不吃吃罚酒。那阿姨我就帮你,来,喝了它。“说完把她们的洗脚水倒进我的嘴巴里,我的头被她夹住,动不得,嘴里有她们的脏袜子,所以隔着袜子喝得很慢,艳阿姨看了说:”喝太慢了,用鼻子喝吧。“说着把脏水往我的鼻子里猛灌,也不关管我会不会被窒息,眼睛也睁不开,头也动不了,最后艳阿姨干脆坐在我头上,把我的脖子往上提了一下,她的双腿又紧紧夹住我的脸,把我的嘴跟鼻子固定在她的下体间,形成一个窝。然后把她们的洗脚水往里倒了进去。”看你还喝不喝,保证漏不出来,咯咯“艳阿姨边娇笑边倒水,也不怕我被窒息而挂掉。我为了呼吸,不得不用嘴隔着她们的袜子喝,还有鼻子也不停的吸她们的洗脚水。又脏有臭,全身被她们压住动不了,等到我喝到盆底的时候,肚子又涨又痛。过了好久,她们看到我奄奄一息的时候。才把我放开。妈妈用手捏开我的嘴巴,把我嘴里的袜子拿了出来说:”好吃么?看来很好吃喽,那以后天天就这样给你吃好不好?咯咯。“然后她们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又把我拉进可玉阿姨的房间里把我推倒在床上,再用丝袜把我手脚捆住,妈妈分开她那修长雪白的大腿,跨在我脸上,然后狠狠的坐了下来,她分开她的外阴,夹住我的鼻子,顿时一股腥臊味直充进我的鼻子,阴毛上的阴毛直扎得我睁不开眼,只听她说;”该知道怎么做么?快给我舔,要不然我用我小妹压死你,让你窒息,还不快点。“我吓得什么都不顾了,伸出舌头往妈妈的阴道里舔了起来。妈妈”哦“的一声,把她全身重量都压在我的脸上,几乎把我的头压扁,我感觉她湿滑滑的下体一阵颤抖,紧接着一股又热又骚又腥的阴精直灌进我的嘴和鼻子里,我大口大口的喝着妈妈流下的阴精,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快被妈妈屁股压得快断气的时候,妈妈才把她肥美的臀部从我的脸上移开。我松了口气,还没有回过神来,眼前一黑,又一个光溜溜的屁股坐上我的脸,怪怪的味道又充进我鼻子里,我只好又拼命的舔这不知道是哪位阿姨的阴道和屁股。在我的嘴巴快要麻木的时候,她全身一颤,又一股别于刚才妈妈的阴精流进我的嘴里。过了一会,她才松开夹住我头的大腿,我这时脸上粘呼呼的,到处都是她们的液体,眼睛都无法睁开,。”到我了,我听到小月阿姨的声音,果然我的脸又被压住了,头也被夹住了,不让我动弹小月阿姨是倒跨在我脸上的,阴道压在我嘴上,她把她屁股用手翻开,屁眼正对着我的鼻子,,突然她屁眼一张开“噗”的一个闷屁倒灌进我的鼻子里,我感觉有恶心有臭,想摇头,可是头被她紧紧夹住了,只听月阿姨说:”我的屁香不香啊?好好闻哦,快点伸出舌头帮阿姨我舔舔阿姨的阴道,让阿姨高兴了,等下再放几个屁给你闻,快点啊,你不想闻阿姨的屁了?不舔的话等下阿姨拉便便进你的嘴巴里,让你吃阿姨的便便哦。听话,快舔阿姨的阴道。哦“我只好又伸出麻木的舌头往阿姨的阴道里伸了进去。最后,她们每个人都在我的舌头上给弄上高氵朝后才放开我的脸让我的脸从她们的屁股下伸出来透透气,。等我透气差不多后,小雪阿姨把一块擦脚布抹干净我脸上是淫水后,她们又把我拉进卫生间里,把我当做人工马桶,轮流把她们又热有骚的尿水拉进我的嘴里逼我咽下去,这一晚她们把我的舌头弄得麻木不仁了,后来她们用水把我冲干净,又把我拉进妈妈的卧室里。我正不知道她们在干些什么的时候,只见她们把今天穿过未洗过的衣服拿了进来,妈妈说;”我们要睡了,为了让你一直生活在我们跨下,我们决定每晚都让你套上我们的内裤以及其它东西。“说着她把她今天穿得出了一身汗的粉红色内裤拿了出来卷成一团塞进我的嘴巴里然后再把艳阿姨的白色内裤也拿了出来折成方块样湿湿粘粘带有黄白的秽物的内裤底部朝外,然后妈妈把它紧紧捂在我的鼻子上。”让你闻艳阿姨的味道睡,你可要感谢她哦。“又把这两天没有洗过的丝袜拿来在我头上包了两圈,在我后脑上绑好固定住,让艳阿姨的内裤牢牢的捂住我的呼吸器官,也不让她的内裤给我吐出来,又拿可玉阿姨的蓝色内裤拿了出来,把我的头套进玉阿姨的内裤里,把后面裹玉阿姨屁股的内裤布料全盖住我的脸,让我什么都看不见,眼前有一暗,一条黑色的内裤又套进了我的头那是小雪阿姨的内裤,最后妈妈说:”小月阿姨的月经刚来,她又不带卫生巾,现在内裤湿湿红红的,放在外面不好,这样吧把它塞进你的嘴好了,让你的嘴含住它,这样不怕她的经血流出来了。“说着用手掀开盖住我头上的内裤,把月阿姨的内裤又卷成一团又强行塞进我的嘴里,就这样,我头上一下子套了她们的内裤,嘴里又塞进了她们的内裤,我只有微弱的呼吸,呼吸这艳阿姨的和玉阿姨的下体骚穴味嘴里含着妈妈和月阿姨的内裤,妈妈她们看到我这样子都娇笑了起来。小月阿姨说:”为了让他不把内裤弄掉下来,我建议再加点东西套在他头上,你们觉得呢?“她们都点头同意。然后小月阿姨又跑进卫生间里,拿了一堆没洗过的睡衣还有丝袜。这次是小月阿姨来包我的头部。她先把她的连裤袜套上我的头,两边袜脚紧紧的勒住我的脖子绕了好几圈,在我的脖子后脑达了个节,又把小雪阿姨的裤袜套进我的头上,紧接着是妈妈的,玉阿姨的长筒袜,把长筒袜张开往我的头强套了上来,这样,月阿姨把我的头蒙了个结实,不顾我的呼吸困难反抗。又把艳阿姨的丝质银白色的睡裤套上我的头,紧接的是妈妈的粉红色睡裙也套了进来,折成迭又包住我的面部,小雪的睡裙也蒙了上来,紧接着玉阿姨也拿她的睡裙走过来,把她的睡裙包住我的头,最后妈妈把她的抹胸从我的脸上包了过去,在后脑打了个死结,她们看到后才咯咯的笑了起来,艳阿姨说:”好了,绑紧他的手脚,把他放在我们床上,让我们垫腿睡觉。“我的手脚不能动,只好被她们摆布,也不能说出任何话,就想呼吸都难。我被放到床上后,她们就[爬了上来,妈妈先用她雪白的大腿夹住我的脑袋,让我的面部紧紧贴住她的骚穴,然后把她睡裙盖了下来,盖住了我的头,让我的头固定在妈妈的跨下。玉阿姨两条雪白的大腿横压在我的胸口,艳阿姨的大腿压在我的腹部,月阿姨的腿压住我的大腿,小雪阿姨就压在我小腿,然后再盖上棉被。谁都不知道在她们娇滴滴的身材下,还躺着饱受她们虐待的我,在她们的跨下艰辛的苦苦求存呢。
  那一晚只是我噩梦的开始而已,
  那晚我在她们的下体,和脏衣物下,呼吸艰难晕了过去,妈妈不知道,还在拼命的用她的双大腿紧夹着我的脑袋呢。直到天亮,妈妈先醒来接着她们都醒了,她们掀开被子看到我还被她们紧压在她们的长腿屁股下静静的躺着,妈妈还用她的下体在我的头上摩擦,湿了一大片呢。她们松开玉腿,把我头上的睡衣揭开,最后是裤袜,内裤,再拿掉艳阿姨捂在我鼻子上的内裤取出在我嘴里的妈妈和月阿姨的内裤后,发现我苍白的脸,,那时我已经没有呼吸了,妈妈她们急忙把我抬到卫生间里去,几个人一起撒尿在我脸上和嘴上,都淋不醒我,又拼命的坐在我的肚子上,艳阿姨还把我的嘴撬开,坐了上来,在我的嘴里放了几个闷屁都醒不了,。最后看来不行了,她们干脆商量把我扔了,。她们用水把我冲干净,用她们的洗脚布包紧我的头,打好结,装进大袋子里,抬上车,把我丢到街上的垃圾堆里,再回去了。Hihi,和你说个事~最近发现了搜搜发薪计划,是个不错的东东哦~快来看看吧:)
  地址:http://faxin.soso.com/?ch=warm.invite.url&fuin=765474799
  搜搜发薪计划是腾讯SOSO全新推出的用户激励返利活动。为感谢广大用户的支持,搜搜准备了大量的实物和虚拟礼物,在使用SOSO产品的同时就能获得丰富的奖励。
  通过:
  (1)使用SOSO搜索
  (2)安装使用SOSO工具栏
  (3)使用QQ网址大全
  (4)邀请好友加入发薪计划
  就可获得金币奖励,每天使用即有金币入账。
  金币可以用来兑换和抽取奖品,实物奖品包括三星s5830,ipad2,笔记本电脑等数码大奖,虚拟奖品则包括Q币,黄钻红钻等腾讯增值服务,如每600金币就可以兑换1Q币,还有丰富的游戏道具等其他奖品。
  发薪计划还引入了新的等级折扣机制,使用SOSO搜索即可提升经验值,等级越高,兑奖和抽奖时的折扣越大,让您享受更多优惠。后续还将推出彩票抽奖,flash小游戏等应用,让你在边搜边玩的同时获得实惠奖励!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