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回到农场时已近黄昏,远远看到自家的小木屋被夕阳披上了一层金色,在周围一片绿色田地的衬托下有如仙境一般。我指着前面的木屋对珠蒂说:“看,这就是我们的家。”珠蒂显得异常激动,叫喊着:“妈妈,我们到家了!”珠蒂的母亲虚弱的抬起头,疲惫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我注意到她有些支持不住了,跌跌撞撞的好像要摔倒。便立即跳下马跑过去把她抱了起来,放到马背上。我发觉她身体有些发烫,心里后悔不该让她在地上走那么久。来到木屋前,我把马拴好,并把她们一一抱下马背。小珠蒂非常兴奋,撒欢似的在木栅栏围起的院子里到处跑,对陌生的环境充满了好奇。我把珠蒂妈妈带进房里,替她解下拴在项圈上的锁链。她慢慢脱下围在身上的麻袋,环视着四周,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茫然的表情。透过窗子折射进的夕阳,她的裸体又一次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极力按耐自己的冲动,对她说:“你先在这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医生给你看病。”“先生…哦不…主人…”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声音有些颤抖“真是不知道怎样感谢您…是您救了我们…”我没有理她,径直走出了房门。远处的草地里传来了珠蒂的笑声,我知道对她来讲快乐永远是短暂的。
  我带霍克医生回到农场已是天黑,屋子里点起了灯,餐桌上摆放着土豆沙拉和番茄汤,一股温馨感油然而生。小珠蒂从屋里唯一的一间卧房里跑出来,身上干净了许多,看起来母亲已经给她洗过澡了。“您回来了…主人…我妈妈在房里躺着…她在发烧。”我和霍克医生走进卧房,她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在屋子角落的地板上用干草铺成小窝里,身上还盖着那条麻袋。见到我们她挣扎着要爬起来,被我制止住了。霍克医生说她得了肺炎,需要治疗一段时间,并给她注射了一针抗生素,说明天还会再来。临走时我请霍克医生为小珠蒂看了看她那红肿的小屄,医生说是尿路感染,并留下了一瓶紫色药水和一些棉签,嘱咐我一天要搽三次,洗干净后搽在尿道口里面和周围,这当然是我最喜欢干的事情。最后霍克医生又给珠蒂妈妈留下一些药片便离开了。
  “主人…咳咳…先吃饭吧…”珠蒂妈妈围着麻袋踉跄着从卧室里走出来“因为没找到别的食物,所以我只做了这些”。“过来一起吃好了…”我故作开明的说道:“以后就我们三个,用不着那么多规矩…也不用主人主人的称呼。”“是,先生”她走过来给我盛了一勺汤,又给珠蒂和自己各盛了一勺,然后坐在我的旁边,珠蒂坐在了她的对面。“你叫什么名字?”我问,“您就叫我爱丽莎吧,先生”。就餐时我简单的问了她的身世,原来她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叫萨拉的小城镇,我是她的第七位主人,珠蒂是她和第四位主人所生的孩子。我知道她经历了很多,过多的追忆往事只能让她痛苦,所以没有进一步的盘问。吃过晚饭,小珠蒂在屋里的水槽边清洗盘子,我和爱丽莎回到卧房,她径自走回自己的草窝。“到床上去睡吧…那样会舒服点”“如果您允许,先生,今天就让珠蒂陪您睡吧,我的病会连累您睡不好的。”“珠蒂?!”她的话让我有些罪恶感。见我有些疑虑,她笑了笑,说:“您放心,珠蒂虽然很小,但很懂事,不会令您失望的…咳咳…等我病好了,一定好好伺候您、报答您的恩德…”我没有推委,因为我觉得自己有权在她们身上干任何事。我从箱子里找出了一条毯子扔给她,心里面却迫不及待的想做另一件事情——给珠蒂上药。
  我把珠蒂叫进屋来,让她坐到床上,抬起双腿把脚分开放到床边。珠蒂领会了我的意图,主动将两只小手绕过大腿,从下面将自己幼小的阴缝轻轻扒开,我拿过药瓶和棉签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俯下身仔细欣赏着这一精美柔嫩的小性器,饱满光洁的阴阜下,两片娇小嫩红、尚未发育的阴唇在她的小手拨弄下微微张开,露出里面娇嫩嫩、呈粉红色的阴肉,并随着小女孩呼吸的节奏微微蠕动、起伏,阴肉下方细小的尿道孔里隐约渗出一些乳白色的粘液,我想是因为感染有些化脓,在下面一层粉红色半透明的细膜覆盖住处女那未被开发的阴道,虽然被周围的嫩肉挤得还看不到一丝缝隙,但那隆起的的形状、晶莹湿润的光泽早已令人魂飞九霄了。面对如此完美的处女圣地,我仅有的一点理智也已瞬时崩溃,我不由伸出两个拇指,进一步把两片娇嫩的阴唇扒开,露出了里面未经发育的小阴蒂。由于拔得过大,小珠蒂喊了一声:“啊!疼!!…”我已顾不上理会,猛然将头扎进她的两腿之间,嘴贴进阴缝吸住她那娇小的阴蒂,并用舌头尽情的舔逗拨弄,小女孩当然无法承受如此强烈的刺激,全身触电般地痉挛着摔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嘴里面也开始哼哼有声。这令我更加热血沸腾,裆下的男根早已剧烈的膨胀起来。我不顾一切地舔遍小嫩屄的每一个部位,从娇小的阴蒂、嫩嫩的阴唇、爽滑的阴肉,一直到因发炎而微微肿胀的尿道,以及被处女膜覆盖得只能看到一点轮廓的阴孔,乃至她身后那近乎完美的小菊花门,都被我一一舔到。小珠蒂疯狂扭动着纤小的腰身,两条腿拼命夹住我的头。突然,一股尿液从她那红肿的尿道中射出,喷在了我的脸上,这更加激起了我的冲动。我猛地站起身去解皮带,小珠蒂以为我被她的尿液所激怒,不知所措的向床里退缩。“不!主人…”见我如此的举动,爱丽莎不顾一切地从草窝里爬出来抱住我的脚,哀求道:“求您主人…不要…你怎么摆弄她都行…但不要伤害她…她还太小…承受不了你…求求您不要弄伤她…”头脑过热的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全然不顾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的爱丽莎,继续脱下裤子。见我对她的话无动于衷,爱丽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跪在我的面前“让我来吧,主人,让我来,我会让您舒服的…”说着,她伸手从内裤里掏出我的男根,迅速地含在嘴里,一种由衷的快感涌上心头。我扭身坐在床边,低头俯视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心里一下子平静了许多。爱丽莎的口交技艺相当娴熟,她一只手轻轻揉弄着我的阴囊,另一只手握住我的阴颈上下套弄,灵巧的舌头在龟头上轻柔的缠绕着,不时地吞入整条阴颈直到她的咽喉。连连的快意一阵阵冲击着我的大脑,一种驾驭和拥有的满足感浸透我的全身。

  小珠蒂也已不再惊慌失措,跪起身凑过来把小嘴送到了我的唇边,我顺势楼住她躺在床上,静静地享受她那滑溜溜的小舌头,并一只手在她那光滑的小屁股上肆意摸索着,另一只手揉捏着她那未经发育的小乳头。小丫头真是善解人意,一振热吻之后居然翻身倒骑在我的身上,娇嫩的小屄屄紧紧贴着我的脸,我又一次把嘴贴到她的小阴唇上,温柔地舔弄着她那花苞一般紧闭着的阴道孔,并感觉到由于刚才的一番挑逗,阴道口上已布满了爽滑透明的粘液,这令我更加的兴奋。我猛地叼住她骄小的阴蒂,用力地吸吮起来。小女孩瞬时瘫倒在我的身上,嘴里不停的“嗯~…嗯~…”叫着。此时爱丽莎也加快了节奏,我感到她那热乎乎的口腔紧紧包住了我的阳具,激烈地上下套弄,不时地用手按摩着我的睾丸和后庭。瞬时之间强烈的快感在我的身体里迅速攀升,终于,我控制不住了,一股股热浪犹如排山倒海般的喷射出去,全部射入了爱丽莎的喉咙,她“呜”了一声但没有松口,继续紧紧含住我的龟头,并用舌头不断地舔着我的麻眼,直到我把最后的一唆弹药放净,她才缓缓的吐出我的枪管。顿时我感到仿佛一下子步入了天堂,无尽的快感由脚趾一只升到脑后。我缓缓的放松了全身,同时也放开了小珠蒂。此刻我才发现,由于刚才吸吮得过于猛烈,珠蒂的阴蒂变得又红又肿。小女孩回过头来,红着脸把小嘴送到了我的唇边,嫩滑的小舌头再一次伸到了我的口中。爱丽莎仍在不断地用双唇抿着我龟头上残留的液体,我的阳具在她舌尖与双唇的抚慰下渐渐的松软下来。最后,她拿来了一条热毛巾放在我的会阴处晤了一会儿,并把我整个下体擦拭干净,随后把我的双腿顺放到床上,又把珠蒂抱起放在我的旁边,让女儿的头枕着我的胳膊,再把毯子盖到我们身上说道:“就让珠蒂陪着您睡吧…先生…祝您晚安”。
  其实我此刻早已有了一丝倦意。我看着她回到自己的草窝,便抚摸着小珠蒂光滑的身体,缓缓的进入梦乡女奴日记清晨,朦胧之中,一只滑溜溜的小东西侵入了我的嘴里,睁眼一看,原来是小珠蒂用她那嫩爽的小舌头在唤我起床。见我睁开眼,小丫头咯咯的笑了起来,“睡得好吗?主人”。我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对着她的小嘴一通狂吻,小东西顺从地伸出她那调皮的小舌头回应着。“您醒了,先生…”爱丽莎光着身子出现在门口,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看得出她的气色比昨天好了许多。“珠蒂,快起来,让先生吃早餐。”爱丽莎走过来把托盘放在我的腿上,我顺势将手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第一次触摸到她那肥大的阴蒂和饱满的阴唇,感觉非常的柔软光滑。她抓住我的手轻轻推离自己的下体,说道:“很脏的…多不卫生…你还是先用餐吧…”并将我的手指舔噬干净,这一举动使我倍感温馨。我端起托盘里的一杯鲜奶喝了一口,发觉味道和牛奶有点不同,口感甘甜清香,少了以前那股腥味。我疑惑的看着她问道:“这是什么?”她诡异的笑了笑,脸上出现了一丝绯红“…是我…刚刚自己挤的…”。“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你自己…?”她见我一脸疑惑,便捧起自己笋筒形的双乳送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其实珠蒂出生以后,以前的主人一直没让我断奶,挨饿的时候我们母女也是靠它活下来…”听了她的话我真是欣喜若狂,暗自庆幸昨天那八千块钱简直是物超所值。我捧起这对意外的礼物,并将两只饱满的乳头一并含在嘴里,深吸一口,果然一股带着体温的奶汁充满我的口腔。顿时我的淫欲四起,猛烈的吸吮着她的奶头,甘甜浓郁的乳浆泉涌般地充斥的我的喉咙。我一只手将她揽在怀中,另一只手再次侵入她的阴房。她合上双眼仰面“啊!~”了一声瘫坐在我的腿上,身体随之也微微颤动起来。

  我用手指不停地揉捏着爱丽莎那肥大的阴蒂,嘴里扔在不断的吸吮她那甘甜浓郁的乳汁。在我上下齐攻的刺激下,她的身体触电般的痉挛起来,淫液也已布满了她的整个下体。“啊…啊…主人…您的早餐…啊…还没吃呢…啊…”“你就是我最可口的早餐”看着她极度亢奋的反应,我的淫欲再度攀升到了极限。我粗暴的把她摔到床上,俯下身一口叼住她硕大的阴蒂,用力吸吮起来。她的身体剧烈的震颤着,狂躁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身,一股灼热的尿液喷在我的脸上。我飞快的起身,将早已强劲坚挺的阴颈猛烈地插入她的阴门,瞬间,她的身体僵挺了一下,淫汁尿液混杂着犹如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顿时我感到滚滚热浪不断冲击着我龟头和阴颈,强烈的刺激下我疯狂地抽插着她那爽滑柔软的阴道,她扭动着屁股上下迎合着我一次次的进攻。突然,我感到她的身体进一步亢奋起来,紧裹阴颈的肉洞猛烈地抽搐了几下,随着一声雌兽般的嗥叫,一股灼热的淫水巨浪般地涌泻而出。我知道她已达到了快跃的巅峰,但仍没有就此罢手,反而更加急促地进进出出。她的高氵朝连绵不断的涌现,淫水早已流满了整片床单。我再也无法自控自己的精门,一通狂射后,一股股酥麻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精疲力尽的栽倒在爱丽莎的身边,她也疲惫的喘息着扭过身,将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说道:“谢谢您…我的主人…”
  一直在旁边瞪大眼睛看着我们的小朱蒂,此时像是刚刚回过神。小丫头悄然爬到我的身边,小手轻轻扶起我已经松软了的阴颈,伸出舌头一下下的舔着上面残留的精液和淫水,并不时地用小嘴含住我的龟头。这又使我感到一阵阵快意。我用手揽过她蹶起的小屁股,才发现她娇嫩的小屄缝里已经涂满了紫色的药水,这不免使我有些失望。爱丽莎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没关系的主人,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好的,而且顶多再过两年您就可以给她开苞啦…”。她爬起身凑到了女儿的面前,接着说:“朱蒂以后要听主人的话,多学着点,这样主人才会开心的。”然后她从女儿的手中接过我的阴颈,示范似的吞入口中,并用手轻轻按摩着我的睾丸。就这样,母女俩你一口我一口抚慰着我的男根,无尽的快感又一次游遍了我的全身。我左右揽过她们蹶起的屁股,仔细的对比着面前这一大一小两只阴户,一个光洁娇嫩、一个肥厚多汁。此刻,一种由衷的幸福感涌上心头,我暗自感怀上帝赐予的如此丰厚的礼物,使我平淡无味的生活从此变得绚丽多姿。
  由于两个女人的涉入,我帝王般的生活由此开始。爱丽莎也的确能干,短短的时间里我的农场被她料理得井井有条。在她的建议下,我们种植了葡萄园,在葡萄酒业发达的国度里,收入相当可观。小朱蒂已经成了我无法割舍的小宠物,不管干任何事我都会把她带在身边。吃饭时我会把她放在腿上,一切食物都是经她的小嘴来给我喂食。尽管如此,我都不曾破坏她的处女之身,因为我想尽量保存她的完美,以使她永远保持着那份无瑕的稚嫩。她最喜欢让我舔弄吸吮自己娇嫩的小屄和乳头,每晚睡觉前这已是我们必修的课程。在我无时不刻的蹂躏下,她娇小的乳头和阴蒂发育得异常迅猛,乳房也过早的隆起两个小包,饱满坚挺的乳头大得有些比例失调,但仍保持着鲜嫩的粉红色。在她那娇嫩诱人的阴缝里,红肿的阴蒂总是显得尤为突出。我喜欢静静的观察她身体的每一部分,甚至在她撒尿和大便时都不放过,我会把便盆放在桌上,让她蹲在上面,亲眼看着大便和尿液从她前后两个蠕动着的小孔中挤出,心里总是异常的兴奋。
  朱蒂的妈妈爱丽莎白天大多的时间呆在葡萄园里,由于她的精心照料,葡萄园的收成一直很好。为了不让她过于操劳,我又从奴隶市场买了两个便宜的中年女奴供她使唤。爱丽莎的管理才能确实让我钦佩,新买的女奴在她的调教下非常的顺从。每天早上,她总是早早的起来叫女奴们去葡萄园干活,然后再服侍我和朱蒂吃早餐,她的奶水已是我们早餐中最主要的食品,而且总是保持那样充足。晚上,她和女奴们轮番地贡我享乐,为了更大的激发我的性欲,她总是想方设法的摆出一些及其诱人的造型。她时而和女奴们相互抚慰,时而盘起腿把脚趾放在嘴里挨个吸吮,甚至有时她会扒开阴唇表演撒尿给我看。我的情欲总是被她调动的异常高涨。

  在朱蒂11岁的一天,爱丽莎把晚餐准备的极其丰盛,并且还精心的为朱蒂打扮了一番。我有些疑惑的问她出了什么事,她诡异的冲我一笑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过会您就知道了…”我被她弄得更加迷惑起来,并发现所有人的举动都是神秘异常,就连小朱蒂也没有了往日的活跃,只是静静的低着头,小脸泛起了红晕。吃过晚餐,三个女人张罗着服侍我洗澡,但却不给我任何机会碰小朱蒂一下,这令我极其恼火,因为一直以来小朱蒂都是我澡盆里必不可少的玩具。“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我怒吼着从澡盆里站起身,三个女人被我的震怒吓得跪倒在地上,爱丽莎小心翼翼的回答我:“您不要生气…主人,其实…今天是小朱蒂告别处女之日,我们是想弄得隆重一些,好让您高兴…”听了这话,我的情绪立即平和了下来,心里由衷的升起了一丝期待。
  出了浴室,看到小朱蒂低着头,静静的坐在床边,犹如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动物,无助的等待着未知命运的降临。爱丽莎抢先走过去,轻柔的将女儿放躺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俯下身用舌头轻轻舔弄着朱蒂的阴蒂,还不时地用舌尖探进女儿那娇嫩的阴道,并安慰女儿道:“别怕,孩子,主人他很温柔,不会太疼的。”另外两个女奴跪在我的脚下,参拜似的用舌头抚慰着我那早已耸立的男根。过了一会,爱丽莎起身回过头,微笑着对我说:“可以了,主人,不过求您轻一些,别让她太疼…”
  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静静的走过去,看着朱蒂那略显紧张的表情,俯下身怜爱地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慢慢的将阴颈抵住她含苞待放的阴门,小心翼翼的将龟头挤了进去。小朱蒂紧闭双眼,皱着眉头痛苦的“啊!”了一声,眼泪即刻从眼角流了出来。我不知所措的停在那里,不知是否应该继续下去。爱丽莎走过来凑到女儿的身边,抚摸着女儿的头发道:“没事,我的小朱蒂,忍一忍就会好的,你不是一直想服侍主人吗?马上你就会如愿以偿了…”然后转过脸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下去。我轻轻地向前推动着阴颈,感觉着那娇小柔软的阴道紧紧地包容着我的男根。小朱蒂紧咬下唇强忍着疼痛,无助的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奶头。为了减轻女儿的痛苦,爱丽莎低下头用舌头抚慰着女儿的双乳。我感到龟头逐渐顶到了小女孩阴道的末端,便轻轻抽回自己的阴颈。此时朱蒂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嘴里轻吐出一声:“嗯~!”我注意到一丝鲜血伴随着淫汁顺着阴颈流出了处女的阴道,爱丽莎看着我会意地微笑。我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小朱蒂伴随着我的节奏也开始扭动起身体,声音也开始急促起来“嗯…嗯…啊…呜!…”我知道小丫头已渐入佳境,便一手环住她的腿,另一手搂住她的小腰将她从床上抱起,直立着向上抽插她那幼小的阴道。我的小腹不断撞击着女孩的阴蒂,发出“啪啪”的声音,一股股暖流不断冲击着我的下体。随着朱蒂的呻吟声不断升高,她的身体开始强烈的振颤几下突然僵挺起来,尿液混杂着阴水汹涌而出,小女孩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氵朝来临了。我当然没有就此罢手,继续上下颠簸着怀中的小家伙。连绵不绝的高氵朝让朱蒂已经精疲力竭,无力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尿液淫汁顺着我的大腿流到了地板。此时,我的快感已经迅速攀升至极点,一振振麻酥酥的感觉瞬间传遍我的全身,滚滚灼热的精液猛烈地冲击着朱蒂那嫩小的子宫,强烈的刺激促使她又一次的亢奋起来。一通狂射之后我抱着朱蒂疲惫地躺在床上,逐渐疲软的阳具仍停留在女孩那狭小的阴道里,随着她呼吸的节奏,我感到紧紧包裹阳具的嫩肉缓慢地蠕动,无法言表的幸福荡漾在我心中。此时,一旁观战的三个女人欢呼着凑了过来,用舌头把我俩交融在一起的下阴舔噬干净。
  此后的朱蒂越发的乖巧,我也越发的不能和她分开。为了让我的阳具长久驻留在朱蒂的阴道里,我用皮带将朱蒂贴身绑在腰上,并让爱丽沙特意缝制了一身肥大的衣裤,以便把朱蒂裹在怀中。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朱蒂的第一次经潮。那时我的葡萄园已经初具规模,在爱丽莎的协助下,我还开了一家葡萄酒厂,虽然那时我的女奴已经增加到60多个,但最能令我欢心的却只有小朱蒂和她的母亲。在小朱蒂15岁的时候她怀了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