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日本东京郊[外有一座山,不太高,但空气清新,过惯了都市生活的人到这里游玩一下还是挺舒服的,因此,有部分东京人喜欢来这玩。
  宫本在东京经营一家玩具工厂,因市场不景气,加上管理方面的原因,已频临到闭。前几天,宫本已将工厂转手他人。由于气闷,今天独自一人带着猎枪来这山上打打鸟、透透气。
  已到秋尾,游人已不太多,走着走着,宫本看见前面有一对青年男女非常亲热的搂在一起,走进了前面的一个小山洞。宫本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既然事业不顺心,何不干脆好好玩一玩。
  宫本尾随着美代子夫妇进入了山洞,当这对年青夫妻抱在一起时,突然上去举枪打死了那个男的。美代子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当宫本将枪指向美代子时,美代子马上跪在地上不停的叩头“饶了我吧,让我做你的女奴吧,我愿意一辈子伺候你。”对呀,玩弄这么漂亮的女人该多么舒服啊,“美代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奴,被我玩弄。”
  “是,主人”美代子大声回答。
  “把你的屁股撅起来”
  “是”美代子立即脱光裤子,将肥白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
  啪、啪…宫本使劲抽打着美代子丰满的屁股,美代子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不一会,美代子白嫩的屁股就被打得开始发红。
  大约十五分钟后,“站好,我要教训你”
  “是”美代子立即立正站好。
  啪。啪…宫本左右开更抽打着美代子的耳光。每挨一记耳光,美代子都要响亮的回答一声“是”
  第二天,天刚亮,美代子被风吹醒。昨天的一幕又浮现在脑海,被宫本玩弄了大半夜,现在全身特别是脸和屁股都有点痛。宫本还没有醒,大概昨晚玩累了。
  今后的日子就难过啦,每天都要被玩弄,为了保住性命,美代子已打定主意,要拼命讨好宫本。
  “美代子”宫本已经醒了。
  “是”美代子立即跑过去,立正站在宫本面前,“主人,您醒了”
  “我要出去一下,得把你绑起来”宫本掏出美代子的乳房,边玩弄边说。
  “是”美代子想说不又不敢。
  在东京的川山咖啡厅,宫本坐在一张靠窗的椅子上,应该还绑架几个姑娘,做为性交女奴来玩弄,宫本边喝咖啡边想。
  宫本走在一条小巷内,前面走着一个年轻姑娘,他已跟踪了半个小时了。现在没有人,正好下手。宫本掏出手枪,跑过去对准姑娘的脑袋,“想活命就跟我走”宫本小声威胁说。
  姑娘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吓得说不出话来。
  啪,宫本抽了她一记耳光“到底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饶了我吧”姑娘哭泣着说。
  山洞里,美代子和洋子并排立正站在宫本面前,洋子一个小时前被带到了山洞,已经被驯服啦。
  “你们二个都是我的女奴,都要被我玩弄”宫本大声说。
  “是,主人”美代子和洋子同时回答。
  “都把屁股撅起来”
  “是”美代子和洋子脱下裤子,把肥白结实的屁股高高撅起。
  啊,多么舒服呀。宫本左手玩弄着美代子的屁股;右手玩弄着洋子的屁股。美代子的屁股大而白嫩;洋子的屁股丰满而结实。
  宫本将食指和中指插进了洋子的屁眼,洋子的屁股颤抖了一下又马上撅直了。
  宫本把手指来回插进洋子的屁眼,“舒服吗”
  “能被主人玩我的屁眼,舒服”洋子马上回答。
  这时,宫本的左手已经插进了美代子的阴道,美代子将双腿使劲分开,好让宫本玩弄。

  “我一只手玩弄美代子的阴道;另一只手玩弄洋子的屁股,好过瘾啦”
  “是,请主人尽情玩弄”美代子和洋子大声说。
  过了一会“女奴们,我要打你们的屁股,不准动”宫本大声说。
  “是”美代子和洋子高高翘起她们的屁股同时回答。
  啪、啪、啪…宫本使劲抽打着美代子和洋子丰满结实的屁股,美代子和洋子一动都不敢动的趴在地上,屁股已经被打得发红了。
  现在,宫本动不动就要抽打着美代子和洋子丰满结实的屁股,那手掌击打屁股发出的响声听了使人兴奋。有时还叫两人笔直站成一排,抽打她们的耳光,。每挨一记耳光,美代子和洋子都要响亮的回答一声“是”
  而美代子和洋子已经彻底被驯服了,让她们把屁股撅起来就撅起来;要玩她们的奶子,她们马上就把奶子掏出来,现在她们心里想的就是听主人的话,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她们已经彻头彻尾是宫本的女奴。她们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裤子,把屁股撅到宫本的面前让他玩弄、抽打。晚上睡觉前美代子和洋子都要立正站在宫本面前让他抽打耳光,每挨一记耳光,美代子和洋子都要响亮的回答一声“是”。
  宫本和一名男子并肩走在东京天参公园的一条小路,那名男子叫三岛,是宫本的小学同学。宫本昨晚想到,要多绑架几个女人做奴隶,得找个帮手,他想到了三岛。三岛由于不务正业,整天无所事事,老婆已抛弃了他。三岛一听,马上答应和他一起干。平常女人都瞧不起他,现在听说有女奴隶,当然愿意干。
  宫本和三岛一进山洞,“主人回来啦”美代子和洋子马上跪到宫本的脚下,舔他的脚趾。宫本漫不经心的扒下美代子的三角裤,在她那白嫩的屁股上拍了几巴掌;又掏出洋子的乳房,在乳头上使劲捏了几下,痛得洋子嘴巴一张,但马上强做笑脸,挺着奶子让他捏。
  “站好”
  “是”美代子和洋子立正站好。
  啪。啪…宫本左右开更抽打着美代子和洋子的耳光,美代子和洋子边挨耳光边大声回答“是”
  “怎么样,我的女奴,我想玩就玩,想打就打”
  “是的,主人”美代子和洋子齐声回答。
  “三岛,玩不玩?”宫本问
  三岛看到宫本随心所欲的玩弄、教训女人,而这二个女人又非常听话,已经痒痒的了,听到宫本问他,立即把美代子拖过来,命令她把腿张开,一只手指插进她的阴道,一只手指插进她的肛门,来回玩弄。然后让美代子自己把两瓣屁股扳开,将一只香蕉插进她的屁眼,命令她屁股夹着香蕉在地上来回爬。最后,命令洋子和美代子并排躺在地上,自己扳开阴道让他看谁的阴道眼大,然后又比较屁股、乳房。美代子和洋子都老老实实的听从三岛的命令,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三岛把女人身体结构都研究透了后,就命令美代子和洋子高高翘起屁股,露出阴道,强奸了她们。
  几天以后,三岛对宫本说:“把我的前妻则子也抓来当女奴”他以前在家没有地位,现在想把则子抓来找回尊严。
  则子二十六岁,现一个人住在大阪的一套公寓楼内。那天晚上,则子正在家看电视,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三岛和一个男人。
  “你来干什么,出去”
  三岛和宫本挤进门“干什么?打你”,说完,三岛和宫本抓住则子就是一顿暴打,打得则子脸也肿了,腿也流血了。最后,问则子想死还是想活。

  则子马上回答“想活”。
  “想活就做我们的女奴,伺候我们”
  “是,主人”则子大声回答。
  “站好”三岛吼到
  “是”则子马上立正站直
  “打你耳光时头不许动,并且要回答”
  “是”则子回答
  啪、啪、啪…三岛使劲抽打着则子的嘴巴,则子直挺挺的站着,一动都不敢动,脸被打肿了,口里还不断回答“是”
  山洞里,宫本抱着洋子,三岛抱着美代子,则子跪在地上舔三岛的脚趾。三个女奴都一丝不挂。
  宫本抱着洋子的屁股,玩弄着那深红色的、紧紧的肛门,并不时的将手指插进她的肛门,洋子则讨好的说“我的肛门是专门给主人您玩的”
  三岛正在抚弄着美代子的阴毛,隔不久就扯下一根,美代子还得强装笑脸说“主人你喜欢我的阴毛就扯去吧,我的阴道、奶子、屁股都是给你玩弄的”
  啪、啪…现在宫本正骑在则子的背上,不停的使劲拍打则子肥美的屁股。则子屁眼里插着一根香蕉,在地上不停的像狗一样的爬着,屁股则紧紧夹着那根香蕉,生怕掉下又要挨打。
  “主人,请玩您女奴的屁股吧”则子把屁股高高撅到三岛的面前讨好他。
  “把屁股扳开吧”三岛拍拍她那肥美的屁股
  “是”则子扳开了自己的两瓣屁股。
  三岛将则子肛门中的香蕉拔出,将手指插进则子的肛门。
  “怎么样,做女奴舒服吗?”三岛问
  “是,十分舒服,能当你的女奴,将我的屁股和奶子给你玩,使主人开心,是女奴我的荣幸”则子拼命讨好三岛。
  东京警视厅。坂田警长正在召集特别调查组开会。
  “近段东京地区发生多起年青姑娘失踪案,上头已命令尽快破案。惠子小姐”坂田警长叫到。
  “是”惠子回答。惠子是特别调查组唯一的女警员,26岁,年轻漂亮,被称为警花,已有五年办案经验。
  “决定由你负责此案。罪犯专挑年轻貌美姑娘下手,你要多到偏僻的小路走走,引蛇出洞,我会派人保护你。”
  “是”惠子啪的一个立正,转身退出。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夜深人静,惠子正在一条小路上走着,已经几天过去了,罪犯还没有动静,惠子正焦急的想着。突然,腰上顶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别动,趴下。”有个男人的声音。
  惠子一惊,心想,罪犯出现了。她假装要趴下,突然,腿往后一踢;手往前一带,就把罪犯袢倒,然后,骑到罪犯身上,就将罪犯拷了起来。
  “走,到警察局去”
  惠子现在别提有多高兴了,只要到了警察局,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走,快点”惠子对罪犯吼到。
  正走着,突然,惠子感到脑后有一阵风,想躲已来不及,脑袋上重重挨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惠子迷迷糊糊感觉到周围有动静,睁眼一看,好象是在一个山洞里,想坐起来,发现自己被绑住了,身体赤裸着。
  “醒来了。”有人在说话。
  惠子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人。二个男人坐着;三个女人跪在地上,女人都一丝不挂。说话的男人正在玩弄一个女人的奶子,手捏着奶头一扯一按;另一个男人捏着一个女人的两边脸蛋,女人的脸都被捏得变了形;还有一个女人正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这三个女人是我们的奴隶,你也将成为她们中的一员,伺候我们,成为我们取乐的玩具。”说话的男人是宫本。
  原来,惠子抓住的是三岛,在回警局的路上被宫本发现。宫本先打倒了在后面保护惠子的男警察,然后,将惠子抓到了山洞。
  “白日做梦”惠子愤怒的说。
  “呵,不教训你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宫本说着,上去按住惠子,左右开更抽打着她的耳光;然后,与三岛一人扯住惠子的一条腿,向两边使劲拉,并不断击打她的屁股和阴部;最后,命令三个女奴坐在惠子的肚子上使劲压。经过这一番折腾,惠子彻底臣服了。
  “饶了我吧,主人,我愿意做你的女奴”
  “饶了我吧”惠子开始不断求饶。
  “惠子”宫本替她解开绳子后叫到。
  “是”惠子立即立正站好。
  “你现在是我们的女奴,要服从一切命令。”宫本说。
  “是,主人”惠子大声回答。
  “美代子,把规矩告诉她。”宫本对美代子说。
  “是,主人”美代子立正回答。
  “惠子,我们女奴,要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回答主人问话时要立正,要回答”是“;被主人玩弄和抽打时不准动,更不准躲;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裤子,把屁股撅到主人的面前让他玩弄、抽打。晚上睡觉前都要立正站在主人面前让他抽打耳光,每挨一记耳光,都要响亮的回答一声”是“。”美代子已是十足的女奴。
  “明白了吗?”宫本问惠子。
  “是,主人,女奴完全明白了”惠子恭敬回答。
  “现在,把屁股撅起来让我玩。”宫本命令到。
  “是”惠子立即趴下,把屁股撅宫本的面前。
  女人,特别是日本女人,服从性都很强,只要被征服,就会无条件服从命令,向惠子这样的女警官,被征服后要她把屁股撅起来就撅起来;要打她耳光,她一动不动的让你抽她,边挨耳光边大声回答一声“是”。宫本边玩惠子的屁股边想。惠子的屁股丰满而有弹性,宫本用手使劲搓揉着,并不时扳开惠子的两瓣屁股,将手指插进她的肛门。
  现在,宫本命令惠子将舌子伸出来,然后宫本一口将舌子含在嘴里玩弄,手拍打着惠子的阴部,并不时将手指插进阴道;最后,命令惠子用口含住他的阴茎,来回抽动,将精液射在了惠子的口里,并命令她吞下去。
  那边,三岛命令美代子、洋子、则子三人笔直站成一排,屁股对着他,他手握拳头击打三个女人的屁股练拳击。女人的屁股丰满而富有弹性,练拳击手感很好。
  三岛兴致很高的练着,不时上拳、勾拳地击打女人的大屁股。三个女人屁股抖都不敢抖一下,还得不时发出叫好声。直到每个女人的屁股都被打得通红。
  然后,三岛将阴茎插入了洋子的阴道,并命令美代子和则子自己扳开阴道给他看,然后将手指互相插进对方的阴道。
  三岛在洋子的阴道中来回抽动,口含住洋子的舌头,抽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射在了洋子的阴道内。
  现在,四个女人已彻头彻尾成了宫本和三岛的女奴,主人命令干什么就干什么,心里想的就是如何让主人高兴,被宫本和三岛抽打耳光和屁股时还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感。说来也怪,经过一断时间的玩弄和抽打,这几个女人的皮肤倒还光滑起来,特别是那乳房、那屁股,变得越来越白嫩、丰满、结实。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